台商大陸智財權服務網
2024/05/20
Q:D公司是“10℃”“十度金匠”及“TENDEGREE”的商標權利人。“十度”品牌曾獲得河北省多項榮譽,屬於知名品牌,D公司在首飾行業內有較高知名度。E公司為旺欣廣場的開辦者,F公司與E公司簽署《旺欣廣場房產租賃合約》,向E公司整體承租廊坊市旺欣廣場房產,並付費使用“旺欣”品牌。2022年3月1日,F公司與案外人劉某簽訂《商業經營合作協議》,約定劉某承租旺欣廣場一層A-1020商鋪,經營的商品種類為銀飾、珠寶,經營品牌為“十度金匠”。D公司發現前述情況後,認為其從未授權劉某的店鋪在旺欣廣場經營“十度金匠”品牌並開展銷售活動,而E公司、F公司擅自使用D公司有一定影響的商品名稱,具有攀附故意,屬於不正當競爭行為。對此,E公司認為D公司提出異議之旺欣廣場係由F公司整體承租經營,與E公司並非同一主體,故E公司並無侵害D公司商標專用權。F公司則認為,D公司提出侵權行為的實施主體是劉某經營的“十度金匠”店鋪,劉某店鋪係以其名義從事經營活動,F公司未實際銷售侵犯D公司商標專用權的商品,對劉某店鋪也不構成經營管理,故不應承擔責任。現D公司向法院主張E公司、F公司擅自使用D公司侵犯其商標專用權,並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應承擔侵權責任,試問法院會支持D公司的主張嗎?
2024/05/20
Q:什麼是「非正常申請專利行為」?被認定為「非正常申請專利行為」之後有何救濟方式?
2024/05/20
Q:2021年2月,A公司中標廣東省汛期預警項目後,與B公司簽署《汛期預警項目技術服務合約》並向B公司支付全部合約款項。同年4月,B公司與C公司簽訂《汛期預警項目技術服務合約》,約定:(1)C公司進行汛期預警系統開發及數據庫建設;(2)合約簽訂日起60日內完成系統開發並可部署上線,90日內通過B公司及最終用戶驗收;(3)合約總額為49.8萬元,合約簽訂後20個工作日內支付總額30%;軟體開發完成並經B公司和最終用戶驗收合格後支付總額60%;項目最終驗收合格後支付總額10%。B公司分別於2021年4月及2022年2月向C公司員工李某轉帳合計15.5萬元並標註技術服務費。2021年6月30日,C公司向B公司提交開發成果,雙方均對開發報告予以簽署確認。2022年7月20日,C公司向B公司申請上線試運行,雙方亦簽署確認試運行報告。同年10月10日,廣東省應急管理廳召開驗收會,7位專家同意汛期預警項目初步通過驗收,C公司遂要求B公司支付合約款,B公司則認為專家驗收通過但存在大量問題。針對專家提出的初步驗收整改意見,B公司從2023年6月起自行研發,於2023年10月10日交付並通過A公司的最終驗收。B公司認為,B公司已履行15.5萬元的支付義務,但C公司未按合約約定交付成果,要求解除合約;C公司則認為,專家組意見為初步驗收通過,但B公司未通知其整改,應視為C公司已完成開發,故要求A公司與B公司對49.8萬元合約款承擔連帶責任。試問法院會支持哪一方的訴訟請求?
2024/04/19
Q:大陸涉外專利事務是否仍適應用強制專利代理
2024/04/19
Q:A公司委託B公司進行辦公軟體開發,雙方於2021年2月1日簽訂《軟體開發合約》,約定:(1) B公司按照A公司的需求、效果圖及模組說明進行開發;(2) 開發報酬總計30萬元,支付時程為:合約簽訂後支付15萬元,驗收確認後5個工作日內支付12萬元,驗收確認3個月內支付3萬元;(3) B公司應將驗收成果發送至A公司項目聯絡人郵箱,A公司須在5個工作日內提出意見,否則視為通過驗收,驗收後7個工作日內須支付進度款。同年8月8日,因B公司交付時間嚴重延誤,雙方簽訂《補充協議》約定B公司於2021年8月10日前交付軟體,A公司於同年8月28日前驗收。如B公司按時交付軟體,A公司按合約約定支付款項,不追究違約責任;如B公司未按時完成,每逾期一天按報酬總額1%支付違約金。B公司完成軟體後於2021年8月10日提交測試,並提交系統說明文件、用戶手冊。2021年8月28日,雙方進行驗收,發現軟體存在原始碼缺陷,程式碼註解、效果圖、系統性能等模組完成進度為70%,驗收結果為不通過。同年10月底,B公司提交修改後軟體,A公司測試後發現系統運行不穩定,經多次與B公司溝通未解決問題,軟體無法正常使用。A公司未重新組織驗收,將測試結果告知B公司,並要求解決軟體卡頓、當機及其他問題,但上述問題均未得到解決。現A公司認為B公司存在根本違約,請求解除合約並返還已支付的首期款項。B公司則認為A公司未對修改後的軟體組織驗收,應視為A公司無反饋意見,B公司已完成開發義務,故主張A公司應支付剩餘18萬元合約款項。試問法院會支持哪一方的訴訟請求?

影音專區

訂閱電子報

每月寄送一次,提供智財權發展與
新知讓您完整掌握最新消息、國際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