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商大陸智財權服務網
2024/06/21
Q:C公司於2017年發佈首款喚醒詞為「小兵同學」的人工智能音箱,並在其手機、電視等產品中搭載使用「小兵同學」喚醒詞的人工智能語音交互引擎。截至2020年,「小兵同學」累計被喚醒約300億次。劉某於2017年8月至2020年6月期間,在不同商品類別上共申請註冊「小兵同學」等70餘枚商標。2021年,劉某向與C公司存在關聯關係的多家企業發送律師函,要求停止侵害其「小兵同學」商標權的行為。同時,劉某與D公司在多家網站上發佈文章,稱「小兵同學將攜手智能家居和物聯網領域的專業製造商——D公司,共同為用戶打造舒適便捷的智能生活」。D公司並銷售使用劉某授權的「小兵同學」商標的運動手錶、鬧鐘等商品。C公司認為上述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遂訴至法院,請求判令劉某和D公司停止侵害並賠償經濟損失。而劉某和D公司辯稱,「小兵同學」的註冊商標係善意註冊而非惡意搶註,且喚醒詞不屬於《反不正當競爭法》保護的權益。請問法院會支持誰的主張?
2024/06/21
Q:「S55」和「S56」是A公司多年培育而成的優良甘薯自交系品種,A公司利用「S55」為母本、「S56」為父本培育的「煙薯1000」甘薯雜交種於2015年取得植物新品種權。A公司未對外公開「S55」「S56」甘薯自交系品種,亦未允許任何第三方使用。同時,A公司制定保密制度,規定公司的育種技術資料、育種樣品、育種親本、繁殖材料等屬於公司秘密,不得洩露。A公司亦與員工簽訂保密協議,約定員工在任職期間及離職後應保守A公司的商業秘密,商業秘密包含任職期間執行公司任務或利用公司條件資料完成的技術成果和商業成果。2020年,A公司認為B公司通過不正當手段獲取「S56」甘薯自交系品種,存在侵害A公司技術秘密的行為,遂對B公司提起訴訟。B公司反駁,「S56」是雜交種「煙薯1000」甘薯植物新品種的父本,「煙薯1000」作為審定品種,其審定公告記載,該品種於2009年選育而成,以「S55」為母本,以「S56」為父本雜交。因此「S56」已經為公眾所知悉,不屬於商業秘密。此外,「S56」是A公司公開銷售的產品,且A公司未採取足夠的保密措施防止「S56」為他人知悉,故「S56」不具備商業秘密要求的秘密性。請問法院是否會支持B公司的反駁理由?
2024/06/21
Q:哪些中藥領域的發明可以在中國獲得專利保護?
2024/05/20
Q:D公司是“10℃”“十度金匠”及“TENDEGREE”的商標權利人。“十度”品牌曾獲得河北省多項榮譽,屬於知名品牌,D公司在首飾行業內有較高知名度。E公司為旺欣廣場的開辦者,F公司與E公司簽署《旺欣廣場房產租賃合約》,向E公司整體承租廊坊市旺欣廣場房產,並付費使用“旺欣”品牌。2022年3月1日,F公司與案外人劉某簽訂《商業經營合作協議》,約定劉某承租旺欣廣場一層A-1020商鋪,經營的商品種類為銀飾、珠寶,經營品牌為“十度金匠”。D公司發現前述情況後,認為其從未授權劉某的店鋪在旺欣廣場經營“十度金匠”品牌並開展銷售活動,而E公司、F公司擅自使用D公司有一定影響的商品名稱,具有攀附故意,屬於不正當競爭行為。對此,E公司認為D公司提出異議之旺欣廣場係由F公司整體承租經營,與E公司並非同一主體,故E公司並無侵害D公司商標專用權。F公司則認為,D公司提出侵權行為的實施主體是劉某經營的“十度金匠”店鋪,劉某店鋪係以其名義從事經營活動,F公司未實際銷售侵犯D公司商標專用權的商品,對劉某店鋪也不構成經營管理,故不應承擔責任。現D公司向法院主張E公司、F公司擅自使用D公司侵犯其商標專用權,並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應承擔侵權責任,試問法院會支持D公司的主張嗎?
2024/05/20
Q:什麼是「非正常申請專利行為」?被認定為「非正常申請專利行為」之後有何救濟方式?

影音專區

訂閱電子報

每月寄送一次,提供智財權發展與
新知讓您完整掌握最新消息、國際動態